蔡长景--首届“湘雅海外校友会-雅礼协会奖学金”获得者

Tuesday, February 2, 2016
蔡长景--首届“湘雅海外校友会-雅礼协会奖学金”获得者
 

作为医学生我在湘雅的生活很快就要结束了,能够获得首届“湘雅海外校友会-雅礼协会奖学金”是我一生中的荣幸。其实在我的身边很多同学都有困难、需要帮助 ,我今天的幸运是我进一步努力的鞭策,也是将来我回馈社会的动力。

我是中南大学湘雅医学院2011级临床医学五年制的学生,来自福建省泉州市安溪县的一个小山村,父亲是一位木工,母亲务农,我是独生子。我还在上小学时,父亲因为风心病心脏辨膜手术后大脑功能受影响,加上手外伤断指而成为三级残疾人,一直末能恢复正常工作。尽管医疗花费和劳动力丧失导致家庭长期经济拮据,父母全力支持我的学习,我也尽力帮助父母维持生活。父亲的病磨、生活的艰辛不仅驱使我勤奋努力,更让我懂得珍惜生活和生命,同时也坚定了我学医的信念。

2011年我以优异的成绩被提前录取进入湘雅医学院,然而考上大学对我们家是悲喜交织的事情。我很清楚,父母以不到一万元的年收入,即使不吃不喝也无法资助我的学费和生活费。为了不给父母任何负担,我办理了最大限度的助学贷款用以交纳大部分的学费。同时,我充分利用自己的闲暇时间参加学校的勤工俭学,并且每周担任三次家教工作,由此补充学费并维持生活和住宿。以后由于努力学习,我又先后申请到包括国家励志奖学金在内的多项奖学金和助学金。虽然我还不能帮助父母或者回馈社会,但我已经学会了独立生活。

入学初,在学校的十佳优秀大学生报告会上,一位学姐在校期间取得的科研成果激发了我对科研的兴趣和热情 。因此大学的第一个暑假,我就申请进入了细胞生物学的实验室,在项荣教授指导下学习实验室基础知识和技术。一年后项老师将我推荐到生理学实验室,在秦晓群教授和刘持副教授的指导下继续参与科研工作。此后,解剖学的一个病例将我引上了独立进行科研探索的道路。

那是在一次解剖实习时,我们的病例是一位死于纵膈肿瘤的患者。当我打开胸腔时,整个纵膈填满了肿瘤和结缔组织,但令我感到奇怪的是,邻近胸壁的肌肉并未受到侵犯。请教老师、查阅文献,我仍然不明白-- 骨骼肌作为人体最大的器官,又有丰富的血供和淋巴系统,为什么很少有癌症向骨骼肌转移? 我将这一好奇告诉了秦、刘二位老师,在他们的指导下,我主持了一个课题小组,试图探索骨骼肌转移癌发生率低的原因。

进一步的文献分析使我们对骨骼肌分化中的一个关键蛋白-- MyoD 产生了兴趣。在骨骼肌损伤或者癌变时, MyoD蛋白的分泌显著增多,因此我们想知道MyoD是否可能影响转移癌细胞在骨骼肌内增殖。我们将这一设想写成课题并申请到了国家大学生课题基金的资助。经过几个寒暑假和无数个周末和晚上的努力,我们通过实验首次发现MyoD在体外具有抑制乳腺癌细胞增殖的作用 (Oncology Letters, original article, accepted for publication; Journal of Molecular Neuroscience IFSA abstract, 2014, 53:S179)。作为课题第一作者,我先后三次参加国内外会议交流,取得了第三届全国大学生基础医学实验设计大赛二等奖、湖南省挑战杯一等奖,并作为中南大学唯一的本科生代表队参加全国大学挑战杯终审决赛并获得三等奖。除此以外,我还主持了另一项国家大学生科研课题和二项学校资助的课题,以第一作者发表SCI论文1篇,国际会议论文摘要(SCI收录) 1篇,中文核心期刊论文3篇。

在湘雅我并不只是生活在教室和实验室。各种文娱活动和志愿者工作让我体验到生活的丰富多彩。我也很喜欢带动我们实验小组和全班同学一起努力并由此而锻炼和学习组织能力。在学生会组织的“湘雅讲坛”活动中,我们定期邀请校内外专家学者为同学开展访谈式讲座,由我负责主持团队的选拔和培训、嘉宾联系,并带领主持人进行预采访、讨论访谈讲稿。开始进入临床学习之后,我担任实习基地负责人,协调和组织教学活动。

经过四年实验室的探索以及初步临床实习之后,我已经对肿瘤学产生很大的兴趣。我希望能在湘雅医院肿瘤科完成住院医生培训和研究生学习,并继续肿瘤的研究、追求我的梦想。大学以来,我巳经获得国家级奖励 10项,省级奖励2项,校级奖 20余项。但我清楚地知道,要走的路还很长;而且这些成绩与众多人的帮助和支持 、以及各项奖学金的资助都分不开。湘雅海外校友会-雅礼协会奖学金使我更能亲身感触到校友情谊和湘雅传承,衷心感谢海外校友和雅礼协会对我们的支持和关爱!

(本文由湘雅海外校友会周星光校友修改并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