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忘初心 负重前行: 第二届奖学金获得者李雪

Thursday, December 1, 2016
不忘初心 负重前行

李雪
湘雅生命科学学院1302班
第二届湘雅海外校友会-雅礼协会奖学金获得者

 
    苏轼有云,古之成大事者,不惟有超世之才亦必有坚韧不拔之志。其实无论是否能成大事,每个人都应该对自己有才与志的要求。人品好,三观正,独善其身兼爱天下,经济独立人格独立,这是我对自己的要求,也是底线,而这些,在我上大学之前可能还没有完全形成。所以,现在让我回顾大学的生活,我最大的收获不是成绩、不是荣誉、不是保研而是思想上的进步和成熟。
    人会长大三次,第一次是在发现自己不是世界中心的时候。第二次是在发现即使再怎么努力,终究还是有些事令人无能为力的时候。第三次是在,明知道有些事可能会无能为力,但还是会尽力争取的时候。
    我是个非独生子女,而且是长女,所以从小努力成为优秀是我的一种习惯,尽管到目前为止这种优秀与别人相比也许并不出挑,毕竟我坚信人外有人,比我更优秀的大有人在,但是我自问还是没有让父母操太多心的。所以,从小到大,我都没有认为过自己是世界的中心,不知道这算不算某种意义上的少年老成。但我也并不因此而埋怨什么,因为父母给予了我他们所能给予的全部东西和最宝贵的爱,我很感谢我的父母,我爱他们。
    为什么很多次提到上面关于三次成长的那段话,因为那段话几乎概括了我上大学以来的所有挫折:转专业失败、两次申请国奖失败、被喜欢的人拒绝……每次挫折当然难过,即使人前表现得再镇定、再坚强也会在一个人的时候哭湿了枕头。我难过的是为什么自己不再努力一点,成绩再好一点,身为一个女生外表再靓丽一点……也许就会有不一样的结果,可以不让自己伤心,不让父母失望。是的,到现在为止,可以压垮我的压力只有对父母的歉意,一旦一件事情会让我觉得做不好就会让父母失望,那种负罪感和内疚感会成为我无法释怀的包袱,只能背着它咬牙前行。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也许会看淡这种压力,但我知道我不会放下,因为这也是我的责任,希望这种压力和责任可以让我变得更好,可以让我的家人过得更好。
    遇到挫折当然会难过,可是难过归难过,难过又能怎么样呢,当我偶然间看见上面的那段话我就释怀了,每次再有类似的情况,我就会默念那段话,告诉自己道理就是这样,自己再难过,之后也会像那段话里一样继续前行,所以难过一下下就行了,不要难过太久。
抛开那些所谓的挫折(是因为我觉得这些挫折与真正面临困境的人一比简直矫情幼稚到不行),我的大学其实还是一帆风顺,充满阳光的。既然没转成专业,就安心待在本专业,努力保研,努力积攒学生工作经验。接下来的路也就很顺其自然,顺理成章了,成绩稳定,在团学会从副部长做到团委副书记。我很珍惜这段经历,因为它让我学到了很多学习之外的东西,比如怎样安排时间、怎样处理各种各样的人际关系……所以,我认为如果大学你只是学习,没有任何的学生工作或是社会工作经历的话,根本谈不上从一个自然人到社会人的转变。虽说大学就是个小社会,但是与真正的社会相比,大学还只是一个象牙塔。在我的这些工作经历中,我很感谢学院和辅导员郭维萱老师的支持,他们就像是为我们遮风挡雨的大树,我们虽然没说,但得到的庇护都记在心里。
当我为了准备保研,参加暑假的夏令营时,在某种意义上才真正意识到了自己和他人的差距以及这个社会的残酷,再加上自己已经过去的三年大学生活,我才想明白大学真正要学的是什么——是一种能力:一种自学、充实自己的能力;一种与环境抗衡、不为环境所影响、让自己变得更好的能力;一种学会解决问题,无论什么问题摆在面前起码知道如何思考、处理,不会束手无策的能力;一种真正可以在社会上立足的能力。
丘吉尔说过,伟大的代价是责任。我一直认为,在现代社会,能够去帮助别人是一种弥足珍贵的品质,因为已经有太多的人变得冷漠,每次看见施以援手的新闻总能触动我的心灵,让我有些羞愧,因为我帮助别人的实在太少。这也是为什么在我看来帮助别人是一项高尚的品格,因为我自己做的不够,因为帮助别人这件事真的是出于本心而非强求所能实现,所以那些能够主动做到这一点的人都有着善良的灵魂。基于此,我向湘雅海外校友会和雅礼协会表达最真挚的谢意和敬意,谢谢你们对湘雅学子的帮助和期望。希望若干年后的我也能像你们一样,尽己所能为需要帮助的人做出一些贡献。
最后以我一直记得并喜欢的一段话结尾:
我要你相信温暖,美好,信任,尊严,坚强这些老掉牙的字眼。我不要你颓废,空虚,迷茫,糟践自己,伤害别人。 不是因为在象牙塔中,才说出我爱世界这样的话。是知道外面的黑,脏,丑陋之后,还要说出这样的话。
 
编者注:本文作者李雪系湘雅生命科学学院1302班学生,第二届湘雅海外校友会-雅礼协会奖学金获得者,2014 和2015年教育部励志奖学金获得者,明年将于协和医学院攻读生物医学工程研士学位。